《西遊記後傳》將重新剪輯?去年12月,導演曹榮透露將把《西遊記後傳》中的鬼畜鏡頭剪掉,精簡故事,“給大家一個耳目一新的感覺”。

這意味着,這部80、90後的童年神劇將再度登上熒幕!

2000年,《西遊記後傳》被搬上熒幕,豆瓣評分不及格。

鬼畜的剪輯、離經叛道的劇情、面癱的孫悟空都曾被觀衆噴得體無完膚,甚至有人評價其爲“爛片中的戰鬥機”。

2020年,《西遊記後傳》突然迎來口碑的驚天逆轉,評分從不及格到6.6、7.0、7.3漲到了7.7,重要動作重播三遍的剪輯成了鬼畜鼻祖,曾經不被接受的劇情也廣受好評。

20年的時間,爛片變神劇,《西遊記後傳》到底經歷了什麼?作爲此片的動作導演兼主演,曹榮爲何遭受兩極分化的評價?

一、我一定要做動作演員

唐僧會武功?孫悟空變面癱?八戒不懶了?佛祖轉世談戀愛?菩薩是佛祖的前世女友?佛界、天庭被一鍋端了?……

這些離經叛道的人設、劇情湊在一塊就成了《西遊記後傳》。

2000年,觀衆尚沉浸在83版《西遊記》時,《西遊記後傳》就橫空出世,給無數觀衆一個響亮的耳光:這是一部顛覆傳統的電視劇。

加上重要的動作要放三遍的鬼畜操作,《西遊記後傳》一經播出便引發了巨大的爭議,在當時的主流觀點來看,這部離經叛道的改編作品應該被釘在恥辱柱上。

同時,被罵慘了的還有曹榮。

1963年,曹榮出生於香港。在那個全世界都崇拜李小龍的年代裏,年幼的曹榮也是他的小粉絲:

“我看到李小龍的戲以後,我就決定我一定要拍戲,我一定要做動作演員”。

爲了追隨偶像,曹榮12歲開始習武。他是個武癡,身手不錯,沒經過培訓就進了演藝圈。

1988年,曹榮在《飛龍猛將》裏飾演一名沒有臺詞、只有一個一閃而過的鏡頭的打手,這部片沒給他帶來知名度。

但是,此片讓他結識了成龍和洪金寶。他深得兩位大佬賞識,在成家班、洪家班都混過,成爲一名武術指導。

在羣星閃耀的香港電影界,曹榮只有兩次高光時刻。

一次是在《倚天屠龍記》裏,他飾演的僧人圓音和李連杰有一場精彩的打戲。

這段打戲由他本人設計,彪悍的龍爪手和那句經典臺詞:“我的戰鬥力只有6000,他起碼10000以上”給觀衆留下深刻印象。

另一次是電影《一個好人》,曹榮憑此片拿下第34屆臺灣電影金馬獎最佳動作指導獎,成爲香港最知名動作指導之一。

對於很多默默無聞的幕後工作者來說,能達到曹榮這樣的高度已是萬幸。

更幸運的是,曹榮還在《西遊記續集》裏當過動作指導,還演了西海龍宮的摩昂太子。

由此,他和西遊記結下不解之緣。

二、“爛片中的戰鬥機”

拍攝《西遊記後傳》之前,曹榮是躊躇滿志、信心十足的。

在《西遊記續集》導演楊潔的手下,曹榮只是個執行人,沒有決策權,楊潔怎麼說他怎麼做。而《西遊記後傳》給了他放手一搏的機會。

看完《西遊記後傳》的劇本,曹榮立即打電話給導演:我一定要讓孫悟空、豬八戒、哪吒、無天、黑袍性格分明,每個人的打鬥都有自己的風格,符合人物性格特點。

對於自己飾演的孫悟空,他也很有信心。籌拍時,劇組找了很多演員來試鏡,導演都不滿意。

身爲武術指導的曹榮親自上,他化好妝、套上猴子戲服、耍起金箍棒時,效果出奇的好。

於是,曹榮成了六小齡童之外又一個經典的孫悟空形象。

有人問他:“六小齡童版孫悟空已經非常深入人心,你再演這個角色,有壓力嗎?”

曹榮回答:“我加了很多動作設計、電腦特技,這是一個全新的孫悟空,各有所長,我覺得壓力不是太大”、“我飾演的孫悟空是七分人性、三分猴性,更注重於孫悟空的人性化”。

不光在動作方面,他還爲孫悟空設計了一句經典臺詞:“我還沒用力,你就倒下了”。

工作時,曹榮很較真。拍攝現場,他手指骨頭被鋼絲拉斷過;他曾因高負荷工作昏睡過去,助理喊了幾次才清醒。

有一場吻戲,演員一直沒有進入角色,曹榮大急,親自演示,抱起女演員就親了一口,驚呆了現場所有人,但演員也就此入戲。

他說:“我拍戲只有一個標準:一定要好看”。

爲孫悟空付出這麼多,他有理由相信自己能成功塑造這個角色,也有理由相信《西遊記後傳》能大火。

因此,他大放豪言:“我們這部戲與楊潔的《西遊記》、周星馳的《大話西遊》迥乎不同,比它們都好看”。

但是,片子出來後,卻遭到觀衆的瘋狂吐槽,他的孫悟空被評價爲:“面無表情、目光呆滯、渾身抽筋”;

動作戲被評價爲:“一個動作重複三遍……用重複武打動作把本來3集就能演完的劇情塞成滿滿30集”;

還有談三角戀的佛祖、會“一陽指”的唐僧、面無表情的演技都被無情嘲笑……

《西遊記後傳》成了“爛片中的戰鬥機”。

三、這部劇被低估了

和想象中的結果大相徑庭,曹榮徹底搞砸了《西遊記後傳》。

因此,此片過後,轉戰臺前想打個翻身仗的曹榮挫敗感十足,只好再次轉向幕後,老老實實回去當武術指導,鮮有角色問世。

20年後,當我們回過頭來再看這部被罵得狗血淋頭的神劇,當我們用現在的眼光重新評判時,《西遊記後傳》真的有那麼差嗎?

一路飆升的豆瓣評分似乎說明了一切。

有人說,《西遊記後傳》是“三流剪輯,二流演技,一流劇情,神級BGM”,此言不虛。剪輯和演技的確拖了後腿,但此片的劇情絕對是一流水準。

這部劇的編劇是錢雁秋。聽過“錢雁秋”的人或許不多,但他的另一部神劇《神探狄仁傑》就幾乎無人不知了。

錢雁秋飽讀詩書,才華橫溢,劇本都用文言文寫成,裏面不僅古語連篇,還經常出現生僻字,劇組的人基本上人手一本詞典才能完全吃透劇本。

但錢雁秋的劇本讀起來並不晦澀。他的故事基本上都是自己編出來的,讀起來相當有新意,《西遊記後傳》就是典型代表。

《西遊記後傳》有多創新?裏面出現過“遺忘之淵”、“輪迴隧道”、“阿修羅宮”、“正反旋風”等等名詞。

在2000年,這些都是讓觀衆耳目一新的詞彙。還有一大堆腦洞大開的設定:天庭和佛界被一鍋端、佛祖轉世、地藏菩薩腦袋180°大旋轉以及假觀音、假師徒四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部劇最成功的設定之一就是壞人沒有臉譜化。

大反派無天的前世是緊那羅菩薩,他成功度化一個妓女,但後來遭人陷害,妓女身亡,他也被判爲親近女色。

“我本來就不是什麼妖怪,只是看不慣如來那套假慈悲的虛僞”,無天和《悟空傳》裏的齊天大聖如出一轍:

“神仙說你是妖,你就是妖”,他們是魔,但這個魔身上並非毫無可取之處。無天的壞情有可原。

配樂方面,《西遊記後傳》也是頂級水平:片頭曲是劉歡唱的《我欲成仙》,片尾曲是毛阿敏唱的《相思》。

“我欲成仙,快樂齊天”,每當音樂想起,記憶總會被拉回20年前。

有人說:刨去重複三遍的鬼畜畫面後,《西遊記後傳》就是一部神級作品。

特別是與近幾年只注重顏值、佈景、服裝、化妝、濾鏡以及明星咖位的仙俠劇相比,《西遊記後傳》堪稱良心劇。

因此,當曹榮透露要重新剪輯《西遊記後傳》時,網友們一片叫好:“這部劇真的被低估了”。

《西遊記後傳》裏,唐僧的性格和83版《西遊記》大相徑庭:不僅會武功,做事還雷厲風行,沒有絲毫優柔寡斷。

拍攝時,有記者譴責唐僧的扮演者黃海冰:“你把唐僧積了一輩子的陰德都給毀了”。

黃海冰迴應:“《西遊記後傳》裏的唐僧不再是一個是非不明、善惡不分的唸佛人,而是一個大智大勇的高僧,他能不爲佛門清理門戶?”

說完,他當着記者的面舞動金禪杖,虎虎生風,相當霸氣。記者嚇得不敢說話。

一千個人眼裏有一千個哈姆雷特。用83版《西遊記》衡量《西遊記後傳》,本來就有失偏頗。

金禪杖,既可以是83版唐僧的警睡之具,也可以是《西遊記後傳》版唐僧的殺人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