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奧斯卡,是我心中的史上最差。

 

真的,從紅毯開始,我就一直嘆氣,107位嘉賓,美到炸裂的,沒有。醜到炸天的,也沒有,整個看下來就是寡淡,無聊,平庸……

 

好在,有這場精彩的演出,10國冰雪女王Elsa大合唱《冰雪奇緣2》主題曲。史詩級車禍現場。聽過一遍久久不能忘懷。

繼2017年芭莎慈善夜歡樂頌五美聯手獻唱《姐妹》之後,我就再也沒見過這麼糟糕的合唱表演。

 

原唱Idina Menzel(伊迪娜·門澤爾)繼2014年在奧斯卡車禍表演《Let It Go》之後,持續穩定發揮,搶拍搶到身邊的松隆子放棄表情管理。

其他人也不甘落後,搶拍,跑調,卡痰,最後的大合唱彷彿凌晨五點的菜市場,點擊視頻更可以收穫十倍的快樂。

今年現場沒有抓馬和八卦,也沒人摔跤,討論最多的是《寄生蟲》一舉拿下四座小金人,也是史上第一部非英文的奧斯卡最佳電影。

成爲大贏家的導演奉俊昊,先是拿着獎盃躲在後面傻笑,有點可愛。

估計他自己也沒想到會拿到第二座,第三座,已經在座位上懵逼了,醒醒啊,你拿最佳導演了喂~

等到拿第四座小金人的時候,已經需要獨自在後臺冷靜一下了。

激動的他拿着小金人說,如果可以的話,我就搞一把德州電鋸把我的小金人分開,給其他四個提名的導演,而且一定要喝酒慶祝,一直喝到天亮~

 

當然啦,在宇博這,現場的八卦抓馬都不重要,還是要回到紅毯看看。

 

曾經制霸紅毯的美人們都乏了

畢竟是一年一度的盛宴,大家都會拿出壓箱底的本事在紅毯上一爭高下,最貴的衣服,最好的妝發,不少明星最經典的造型都誕生在奧斯卡的紅毯上。

 

Angelina Jolie at the 2012 Academy Awards

Nicole Kidman at the 1997 Academy Awards

今年完全不行,來的大咖不夠多,幾位常常在紅毯上有卓越表現的常勝將軍感覺也沒有太放在心上,並沒有穿出自己的最高水平。

 

比如Billy Porter(比利·波特),去年他用一襲Christian Siriano西裝長裙豔壓全場,也是從此奠定了他好萊塢第一毯星的地位。

今年,他身穿着Giles Deacon 定製長裙,如同皇家洗浴中心門口的金碧輝煌的鎮宅石柱一樣閃亮。

Billy Porter in Giles Deacon

彷彿在說,沒有得獎的,可以把我帶回家。

雖然已經是全場最抓馬的了,但我覺得對於他來說,還是敷衍了點,妝容髮型都沒有往日精緻,完全輸給了前幾天他在格萊美紅毯上的高科技。

我想開了。

我自閉了。

拿到影后的Renée Zellweger(蕾妮·齊薇格)就像一尊精雕細琢的漢白玉花瓶,是我心中全場最佳之一。

Renée Zellweger in Armani Privé

儘管找不到一點瑕疵,但我還是覺得太過規矩了點,她一共來過8次奧斯卡,最美的就是2003年的那一襲紅裙,優雅又不失風情。

Charlize Theron(查理茲·塞隆)也沒拿出100%的實力,不過塞皇還是塞皇,就算裙子普普通通,她只需要氣定神閒的站在那裏,靠氣場,就贏了。

Charlize Theron in Christian Dior

佩戴的Tiffany高級珠寶,光是那顆鴿子蛋有21克拉。算上項鍊一共有47克拉。我努力一輩子也買不起。

 

紅毯上看不出來,其實髮型上還藏了小細節。

整個頒獎季都在撲街的Scarlett Johansson(斯嘉麗·約翰遜)總算穿了一條像樣的裙子,不看臉,她像一尊古希臘的女神像,熠熠生輝。

Scarlett Johansson in Oscar de la Renta

看臉,這不是昨天熬夜打遊戲,今天又要早起寫奧斯卡的我嗎。希望化妝師原地爆炸。對了,這也是寡姐第一次提名奧斯卡。

前年,Margot Robbie(瑪格特·羅比)穿了條Chanel高定來奧斯卡。

後來有人爆料,頒獎頒到一半禮服肩帶斷了,最後還是羅比借了一套針線,自己在劇院縫了起來。

 

今年她穿的依舊是Chanel高定,不過這次沒有肩帶,不用擔心。這條裙子來頭可不小,是1994年的古董,年紀比我還大。

薄紗,珠寶,飄逸流暢得像是上帝親手縫製的,感覺就像是維納斯的衣裳。不過穿到紅毯上就少了點味道,沒有動態美。

如果Robbie把調戲甜茶的時間拿去在紅毯上轉幾個圈,讓裙子飄起來,更像是仙女下凡了嘛。

Gal Gadot(蓋爾·加朵)最喜歡的就是各式的亮片裙,別人穿亮片裙是派對、夜店、KTV,而她卻能把它穿成神奇女俠的盔甲,柔軟中帶着堅強。

事實證明,超級英雄的日子也沒那麼好過,拯救世界之餘還要去展會上做兼職模特打工賺錢,2020奢華公主風蚊帳瞭解一下。

但身上的珠寶還蠻厲害的,項鍊上的鑽石加起來有76克拉。

 

Natalie Portman(娜塔莉·波特曼)雖然很有心思的把沒有提名的女星導演的名字秀在斗篷上來支持女性,但就是這斗篷讓她變得老氣又沉重。

畢竟是來打醬油的,作爲超模的Lily Aldridge(莉莉·奧爾德裏奇)沒有要搶各位風頭的意思。

到了名利場辦的After Party上她才拿出了真正的實力,一身16年前的Gucci古董長裙展示着美好肉體的無窮力量。

不管去哪都會被評爲最佳紅毯造型的Billie Eilish(比莉·艾利什)還是老樣子,開始看是個性是特別,看多了也就沒什麼新鮮感了。

Billie Eilish in Chanel

作爲表演嘉賓,她現場演唱了披頭士的經典歌曲《Yesterday》緬懷過去一年去世的電影人,短片中出現了高以翔的畫面。

窗簾家紡清倉大甩賣咯

不管是哪的紅毯,都永遠有那麼一批人,身體力行爲各大家紡品牌打廣告。

前來紅毯做保潔的Léa Seydoux(蕾雅·賽杜)和Kelly Marie。

Léa Seydoux in Louis Vuitton

皇室宮廷水晶牀罩Laura Dern(勞拉·鄧恩)。

Laura Dern in Armani Privé

也有國外網友發現這件衣服真正的靈感來源是……

她也憑藉《婚姻往事》拿到了最佳女配角,她是個星二代,媽媽Diane Ladd(戴安·拉德)1975年的時候就帶着8歲的她走上過奧斯卡的紅毯。

時隔45年她又帶着媽媽回到了這裏。母女倆長得也太像了吧。

Rooney Mara(魯妮·瑪拉)這次的造型彷彿是金球獎上鬼童子的進化型,一隻情趣版雞毛撣子。

Florence Pugh(佛羅倫斯·珀)提名了最佳女配角。在最新的《黑寡婦》的獨立電影中,她還出演了黑寡婦的妹妹,不是黑寡婦家的沙發哦。

Florence Pugh in Louis Vuitton

紅毯現場姐妹相認,真實的開心到合不攏嘴。

粉色穿不好很容易有扮嫩到失心瘋的效果,Caitriona Balfe(凱特芮娜·巴爾夫)完全沒有,像是童話裏溫柔的皇后,更像等待拆封的情人節巧克力。

靠着《小婦人》提名最佳女主角的Saoirse Ronan(西爾莎·羅南)精細大方,跟一朵含苞待放的鳶尾花似的,只可惜剪了個安陵容的劉海。

Saoirse Ronan in Gucci

Janelle Monáe(加奈兒·夢奈)身上這件水晶袈裟由Ralph Lauren定製,足足鑲嵌了16800顆施華洛世奇水晶,耗時600個小時才完成。

 

Janelle Monáe in Ralph Lauren

上半身還好,下半身看久了讓人想把她放進烤箱轉兩圈。

才10歲就常常在紅毯上豔壓,人送外號幼齒版古力娜扎的Julia Butters(茱莉亞·巴特斯),

這次穿着家裏芭比娃娃的衣服就來了,各種飛吻、揮手、凹造型,一副紅毯老將的架勢。

Julia Butters in Christian Siriano

女明星走紅毯包裏都會裝什麼?

 

答案是三明治。Julia吐槽說奧斯卡的準備的食物她不愛吃,所以準備了一個在包裏。

奧斯卡因爲吃的被吐槽也不是第一次了,當年李安拿到最佳導演之後,出門就一手拿着小金人一手抱着漢堡啃,可給餓壞了。

今年靠着《小丑》拿下影帝的Joaquin Phoenix(華金·菲尼克斯)也在結束後吃起了漢堡。感覺結束吃漢堡已經成了奧斯卡的傳統了。

去年Melissa McCarthy(梅麗莎·麥卡西)偷偷帶了30個火腿奶酪三明治進現場,還說三明治很受歡迎,她決定以後每年都要帶三明治來。

2014年奧斯卡擔任主持人的Ellen DeGeneres(艾倫·德詹尼絲)乾脆定了外賣披薩來現場。

還調侃說,老孃兜裏可沒錢哦,誰來墊一下?最後是Sandra Bullock(桑德拉·布洛克)墊了這1587美元的披薩錢。

造型師出來捱打

驚奇隊長Brie Larson(布麗·拉爾森)法力無邊,在紅毯上卻一直發揮不穩定,張叔平的頭髮,熬夜五天的妝容就不說了,

Brie Larson in CELINE

一雙合腳的鞋難道都買不到嗎?看把我們隊長憋屈成啥樣了。

頸椎病重症患者。

Tamron Hall in Theia

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

參加葬禮的出門左拐。

Penélope Cruz in Chanel

南拳和北腿,少林武當功,太極八卦連環掌,中華有神功。

去年跟着影帝男友Rami Malek(拉米·馬雷克)走上紅毯的Lucy Boynton(露西·寶通)可以稱得上是驚豔。

流暢的紫色緞面長裙,白到發光的皮膚,配上古董耳環和Grace Kelly式的捲髮,復古冶豔又嬌俏可愛。

今年的她,站在Rami旁邊,感覺隨時都能從裙子裏推個小車出來:Coffee,Tea or Coca cola?身材也臃腫了不少。一切都在靠臉撐。

男明星還是一如既往黑西裝

小李子不光自己來了,還把女友Camila Morrone(卡米拉·莫羅)也帶來了,兩人就坐在一起,對視互動,還挺甜的。

據說,在小李子正式公開過的和傳過緋聞沒公開的50餘個女友中,她是第二個被小李子帶上奧斯卡的。

上個有這待遇的還是Gisele Bündchen(吉賽爾·邦辰),去年兩人就傳聞準備結婚生小孩,小李子說從來沒那麼愛過一個女孩,看來說的都是真的咯。

男明星還是一如既往的黑西裝,三個一排能消除。

除了畢業於藍翔的甜茶Timothée Chalamet (提莫西·查拉梅)。一身修車老師傅的運動夾克,好想被他好好修理一番。

Timothée Chalamet in Prada

這次的奧斯卡播報就到這裏,最後送上的是名利場辦的奧斯卡After Party上的神仙打架環節,寡姐、塞皇和加朵都把最美的造型留到了這裏。

Charlize Theron in Christian Dior

Scarlett Johansson in Oscar de la Renta

Gal Gadot in Saint Laurent

順便對比感受下,這屆紅毯有多災難。

 

文字編輯:Leewon

圖片編輯:傑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