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氣了,所以來寫一個惡人有惡報的瓜吧。

能爽一會兒是一會兒。

東出昌大,年初被爆出軌劈腿還立愛妻人設上位的渣男,現在被業界所鄙夷着。

因爲新聞已經爆出來三個星期了,他始終沒有親自出來道歉。

對受傷害的杏的道歉?沒有。

之後還有兩部電影要上,現在也有一部劇是邊拍邊播的,道歉表態以觀後效是應該的吧?可東出昌大就是在逃避。

據說《行騙天下》第三部也在籌備了,他的角色很可能保不住。

歉都不願意道,經紀人也有點退意了,該做的是都做了,可是你東出昌大的心在不在這上面?不在的話那誰都做不起來,

之前不是說他出軌的是清純未成年唐田嗎?

最新報道是,不止,他還和別的女明星發生過關係,而且被杏掌握了證據。

因爲口碑太爛,東出昌大在劇組也被孤立了。

拍戲時還是一切照舊,但下戲後的女演員集體變臉,“像摸到了可怕的腫瘤塊一樣的東西那樣嫌棄(原話)”,全都無視他的存在。

日本人有個習俗,是立春前一天會進行撒豆儀式,把烤過的大豆撒在房屋四周,默唸“幸福來臨,惡魔快走”以進行祈願。

東出昌大現在在拍這部《刑警與檢察官 所轄與地檢的24小時》的演員們,也在那天互相撒豆子玩了,但不包括東出。

東出自己也站得很遠,不敢融入進去。

而且這天拍戲的時候,工作人員在搬運器材,東出昌大就一個人站在垃圾袋旁邊低着頭不說話。

過了一會兒,準備開始拍了,有人來跟他說“要出場了”,東出昌大才走進場館裏就位。

日劇的劇組是很和睦的,如果組裏哪位主演過生日,工作人員都會舉辦相應的慶生活動。

用正在跟東出鬧離婚的杏來舉例吧,人家就有。

《刑警與檢察官 所轄與地檢的24小時》劇組裏的桐谷健太是2月4日生日,也盛大地慶祝了。

據報道說,劇組給桐谷健太慶生是專門選在東出來之前的,工作人員全體出動,很開心很嗨。

尷尬的是,東出昌大的生日是2月1日,就在桐谷健太前三天,結果劇組啥都沒給他準備:

沒有蛋糕,沒有花束,沒有慶祝……據說是東出方面提出的,說他最近煩心事纏身,請不要給他慶生。

隨便是主動提出還是被忽略的,反正和同組其他演員一比,東出昌大的存在就是很……

誰讓你自己幹了丟人事兒呢?

爆出出軌醜聞後,《刑警與檢察官 所轄與地檢的24小時》的第二集收視率,迅速從開播時的12&降到9.7%,然後稍微彈起一丟丟,再落落落落……

日本網友已經畫好諷刺漫畫了,同組其他演員橫眉冷對收視暴跌元兇,心中苦不堪言……

在劇組糟心完還不夠,他既然是出軌劈腿在分居,那家肯定是回不去了。

消息剛爆出來時是說住在單身公寓,現在變成了在各大酒店輾轉“流浪”,偶爾還要在車裏睡。

據最新消息,說他因爲太過焦慮而脫髮了……

“圓形脫毛症”,也就是傳說中的斑禿。

畢竟廣告掉完了不說,還要賠6億日元的違約金,鉅款。

鬧這麼大,還不是因爲人設崩塌。

1月22日,《週刊文春》突然爆料,稱杏和東出昌大已經分居。

而且雙方事務所都承認分居事實,只是沒有迴應是否要離婚。

雖然這段新聞只是預熱,正式長文還沒出,但已經讓中日兩國的吃瓜羣衆們覺得天崩地裂……

因爲在這之前,杏和東出昌大一直是大家心裏的夫妻典範。

△隨手截了2015、2016兩年的,後續太多了不好整理,反正幾乎每年都上榜

因戲結緣,2013年,杏主演了NHK晨間劇《多謝款待》,東出昌大演她的戀人。

戲外的杏(174)和東出昌大(189)都是做過模特的大高個,而戲裏兩個人的角色也都差不多。

芽衣子因爲自己個子高而不太自信,當她看到個子更高的大阪人悠太郎時,忍不住給他起了個外號“通天閣”。

這也就是“通天閣夫婦”的別稱由來。

晨間劇的拍攝比普通日劇要長,杏和東出昌大在《多謝款待》公演期間就已經碰撞出了火花。

2014年1月2號,兩人在埼玉某購物中心逛街並約會,戀情被媒體踢爆。

雖然雙方事務所沒有鬆口,但很多跡象和傳言都已經超過了“好朋友”的界線:

1月那時候是日本人的新年,而埼玉是東出的老家所在地,《多謝款待》還有一個多月才殺青,大過年的,怎麼會有女演員隨隨便便跑到男共演的老家去呢?

在埼玉目擊他倆逛街的路人也說,兩人一起買東西的樣子簡直就是老夫老妻。

6月雜誌又再拍到兩人和朋友一起喝酒,且東出還留宿杏所住公寓。

這時候公司就沒繼續否認了,只說私事不管。

然後兩個人真的就大大方方地穿浴衣去約會👇

穿浴衣約會並遛狗👇

並且趕在2015年元旦把喜事給辦了。

一路順順利利,外界對這兩小口的看好裏,也包含着從《多謝款待》“通天塔夫婦”那兒延續過來的喜愛和支持。

東出昌大自己在節目上深情告白過:

“我遇到了妻子後改變非常大,遇見杏以前我就是一個廢柴。

要是沒有妻子杏,我的生活早就變得一團糟了。

我的10代後半到20代前半,真的是和少根筋的男性朋友們混在一起,生活得就像廢物一樣。

但遇到妻子後,生活就煥然一新了。”

說是會吵架、也想過獨處,但還是覺得結婚是好事。

而杏在婚後有幾年都沒怎麼出來演戲,懷孕、生子方面倒是喜事連連。

2015年元旦結婚,2016年5月,杏就生下一對雙胞胎女兒。

2017年11月,又迎來了一個小兒子。

兩女一男,好上加好,一家五口日常出街的畫風都很有愛。

當時大家都覺得杏眼光夠好,找上東出昌大這麼個靠譜的男人,不僅事業步步高昇,而且看上去是在親力親爲地帶孩子的。

誰會想到這麼和睦的家庭要鬧分居啊?

深吸一口氣再仔細看報道,mmp,原來是東出出軌,還出軌了個未成年(日本成年標準是20歲)的清純派女演員?

大家主動給《週刊文春》打錢,提前觀摩了本該第二天公開的報道原文。

結果看完之後更氣了……

因爲這個小三並不如我們所想是現在未成年,而是出軌當時沒成年,實際上人家都已經22歲了。

唐田英里佳,1997年9月19號出生。

2017年7月,她和東出昌大合作的電影《夜以繼日》開拍,演情侶。

上面那張東出喝醉酒後貼着她臉的親密合照拍攝自同年8月,當時唐田英里佳才在讀高二,確實是還沒成年。

電影是2018年上映的,唐田英里佳和東出昌大跑了不少宣傳,也接受了很多採訪。

部分聽來“意味深長”,唐田英里佳說,“10代最後的夏天,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唐田英里佳給東出昌大起了個叫“東君”的暱稱,會公然喊出來,還說東出希望自己這麼喊他。

那張親密合照也是她自己發給大家的……

可2017年8月,那時候的杏剛好在孕期啊……

不僅懷着兒子,還要在家照顧兩個女兒呢!

東出和唐田太過親密的事情其實也傳到了杏那裏去,杏當時就向東出提出質問,但是東出斷然否決和唐田英里佳之間有男女私情。

他還跟杏保證“以後都不會見唐田了,也不會再聯絡”,這段婚姻危機才算過去。

結果呢?

到今年1月,也就是分居之前,杏發現了東出和唐田的親密短信。

而東出昌大也因爲被發現和唐田英里佳深夜見面,向杏承認一切並道歉。

雖然當時因爲杏的懷疑,東出是和唐田英里佳有段時間不聯繫,但後來東出昌大又主動給唐田發短信說“想你”。

到2019年冬天爲止,東出昌大每個月都會去唐田英里佳的公寓,和她見一兩次面。

也就是說這出軌起碼持續了三年。

這還不算,知情人士還順帶把東出昌大的木訥好男人畫皮給撕了個精光:

跟杏這邊好着的時候,他還撩了本田翼,因爲2014年的時候,本田翼和東出合作了電影《青春之旅》。

又是誇可愛,又是積極聯絡,搞得好像要追本田翼的樣子,讓周圍的人都很詫異。

好在是本田翼並沒有理他。

快結婚的時候,他又跟《問題餐廳》的女主角真木陽子走得很近,到可以單獨見面相處的關係了。

真木陽子根本不知道他要結婚了,據說後來看到新聞報道的時候還很失落。

有段是之後的報道內容,但是因爲比較適合接在這一塊講,所以我挪到前面來,太好笑了。

東出昌大不是還跟長澤雅美演了《行騙天下JP》嗎?

新聞說他還想向長澤雅美下手,但是因爲長澤雅美十分避諱已婚男士,所以東出,未遂。

就因爲他這些亂七八糟的女性關係,杏還住過院,結果東出反而怪杏“腦子沒問題吧”,說她想太多。

好丈夫好爸爸也都是假的,杏懷孕了,他居然跑到外面去喝酒。

說自己喜歡小孩,但其實什麼都不會做,連尿布、洗澡這種事情都不會幫忙。

經常回家之後發現杏沒準備好熱飯菜就發脾氣,然後又跑出去喝酒……

這些爆料你當然可以說是沒錘不信,但《週刊文春》放料的時候可是採訪了當事人的。

所以消息一爆出來,東出昌大這邊就馬上請公司發文,承認了報道中的所有事情都是真的。

表態非常好笑且噁心,說都是因爲東出愚蠢、不成熟、缺乏責任感,才犯下這些錯。

被指責不辯解,會花時間來恢復已經失去的信任。

他們還說這次分居不代表要離婚,而是爲了修復關係而暫時冷卻,東出作爲丈夫和父親會爲了再次重回家庭而用實際的動作來證明。

但是大哥,你這不是一次兩次,你這是蠢了三年啊!

搞笑藝人近藤春菜說得好:

“這種關於出軌的報道,是本人,當事者的問題,沒有什麼可說的,事務所也通過傳真迴應了幾乎是事實。

但是在內容中有「一味地被後悔折磨的很痛苦」這樣的話。對這句話感到很不舒服。

3年保持着出軌的關係,這並不是說鬼迷心竅一時衝動的期間。是長期的。

報道說是在杏懷孕期間出軌。最痛苦的我覺得是杏。

雖然是挺殘酷的說法,但是明明是他自作自受,不希望東出那邊使用“很痛苦”這樣的表達方式。

痛苦的應該是杏。

想看的是如何面對杏,如何道歉,真摯的向世間表態的誠懇的話語。

不能使用“很痛苦”這樣的詞語。

說實話東出你多痛苦這無關緊要,畢竟是你自己種下的惡果。

而唐田英里佳那邊呢,也在說深刻反省了自己軟弱、愚蠢、幼稚的行爲,事務所會嚴厲督導讓她重新獲得大家的信任。

呵。

看看唐田英里佳ins上毫無顧忌地大曬和東出相關的照片👇

看看這些女友視角的圖片👇

發男士看花火的背影,這真的很曖昧了好嗎?

而且你爲了啥還要發人家的睡顏啊?

也不要說都是女方一個人在發浪哈,幫忙整理個裙襬而已,東出你需要手貼着人家臀部嗎?

最奇葩的是什麼呢?

是杏在結婚生子後一直沒怎麼演戲,好不容易演了部劇,叫《僞裝出軌》,男主角宮澤冰魚在Instagram上發海報宣傳,唐田還去給人家點了個贊。

噁心到我頭皮都冒汗。

人設崩塌是要遭遇反噬的,況且你東出昌大演技有多好,自己心裏清楚。

能在這幾年裏戲約不斷,多少都是因爲杏。

要知道東出昌大本身是模特,到2012年演《聽說桐島要退部》的時候,才轉爲演員並以這個身份出道的。

在接《多謝款待》之前,他接到的大多是配角。

包括和杏合作這部《四月一日靈異事件簿真人版》也一樣。

而《多謝款待》能爆“通天閣夫婦”,主要還是本身收視過硬,破了十來年的記錄。

劇帶紅CP帶紅了人,而杏本身的超好感度也讓東出昌大的口碑變得更好。

△隨便找兩條以前的留言來佐證一下

要知道杏雖然不是長得最美的,但性格好、身材好、人也努力聰明又勤奮,還有日本人最愛的勵志故事:

她本來是國際著名影星渡邊謙的女兒。

只不過這個爸爸雖然有名,卻風流成性,各種實錘黑料一抓一大把。

在杏14歲的時候,渡邊謙就開始打離婚官司了,理由是妻子到處找人借錢,大概2億日元的債務總數讓他無法承受。

而杏的媽媽則反擊,說是因爲渡邊謙太愛劈腿,和9位女明星都有私情,自己是不堪忍受情傷才寄託於邪教,最終負債累累的。

這場離婚官司打了N久,兩位家長爲了錢也不太在乎臉皮。

但杏的媽媽沒有錢,渡邊謙也不願意給贍養費,哥哥渡邊大當時剛考上大學正需要錢,於是杏就從高中輟學,出去打工賺錢養哥哥讀書了。

做模特的經歷就是這麼來的。

從15歲開始,杏就爲《non-no》當專屬模特。

後來又因爲報名日本小姐選美比賽被挖出是渡邊謙的女兒而退賽,轉走歐美做時裝模特。

走到當選2006年度“全球尊敬的100日本人”又才回來,上綜藝、拍雜誌、拍廣告……直到2007年因爲《天堂和地獄》而開始觸電演戲。

其實你要說杏是什麼天才演技少女,倒也不至於。

我記得10年11年她老是主劇,大家全都在吐槽,覺得她皮膚又黑,長得不好看,演技還特別呆……

但是她特別努力特別能吃苦,靠《決定不哭的日子》裏的反派女二拿了個獎,後面才慢慢升上來。

演《平清盛》她就去讀史書給人物立小傳,還親自去人物和其丈夫的墓地拜訪考察。

演《多謝款待》的時候,她又讀了各種料理書……

而且她爸媽離婚的時候,渡邊謙不是說杏的媽媽欠了很多錢沒還嗎?

2012年有媒體報道過這事,說當年離婚官司裏,杏的媽媽敗訴,沒能分割財產沒能拿到錢。

但是她爲了打官司,找大概50個人借了一共2億日元(摺合人民幣1260多萬),錢一直還不上,法院判決支付,可債主們從來都沒收到。

媒體報道這事,其實也有點催債的意思,畢竟當時杏已經出名了,也買了高級公寓,她媽媽和她搬去一起住了,還在她的個人事務所有掛名——“那爲什麼不還錢呢?”

杏沒有告媒體也沒有做什麼迴應,只是在《多謝款待》開始拍攝前,主動聯繫當年的債主們,還了1億多日元。

這的確不是全部欠款數額,但是有些人是不要她還了,有些則是怎麼都聯繫不到,而能找到的、要求歸還的,都很快地拿到錢了。

而且還完錢這事,還是《多謝款待》都播完了,她都快和東出結婚的2014年7月份才被爆出來的。

報道裏還引述了債主的話,說她是個好孩子,爲了媽媽這樣還債。

你說一個論人品說業務能力都無可指摘的好姑娘,婚後帶孩子不說二話的好媽媽,誰能受得了你東出這麼欺負她啊?

於是報應來了。

《刑警與檢察官 所轄與地檢的24小時》方面說放送計劃不變,然後就如我開頭所言,收視暴跌。

劇方透露,主要是因爲東出昌大是劇集主演,而且都拍了一半了,沒辦法臨時把他開除,但他的臺詞和鏡頭數已經大幅減少了。

而且因爲東出昌大的關係,這劇不可能被系列化了。

只是《行騙天下JP》的電影版,不知道情況如何。

手頭有的4個廣告合作也全被停掉了,幾家公司都跟他解除了合同。

你出錯你違規,導致我們拍好的廣告不能播、傳播計劃受影響,那東出昌大,賠錢。

報道說他一支廣告的出演費是4500萬~5000萬日元(摺合人民幣大概300萬),能叫價這麼高的原因是……和杏結婚了

違約金一般來說是演出費的3倍,也就是說他光廣告合作終止就要賠6億多日元(摺合人民幣3600多萬)。

而廣告代理商說,想要收回失地就只有和杏修復關係這一條路可走。

我呸,你想得美!

其實看東出這一波波的騷操作,還是能感覺得出來事務所有意在保,畢竟身上背了太多資源,這可都是錢。

而唐田英里佳呢,上位還不算成功,消失得就更快了。

Instagram被刪除了,公式HP也無法閱覽,當模特的《More》雜誌的model名單裏,也找不到她了。

在演一部叫《請不要在病房唸佛》的劇,但戲份不是很重要,所以第一集剛播完就被踢走了。

據說她被預定出演4月播出的平野紫耀和中島健人W主演的新劇,兩位傑尼斯新生代人氣王,如果按原計劃走肯定會飛速躥紅的。

但,對不起,沒有了。

最無語的應該《把100個字的創意變成電視劇》的劇組成員。

它本來是小短劇,請了好幾位年輕女藝人去主演,每人大概2集篇幅。

出軌新聞出街後也沒影響拍攝,唐田英里佳演的是原定2月3號播的第5、6集,她演本人。

結果呢,在27號這天,突然有報道說她演的這個故事就是講出軌的,而且臺詞裏面出現了“東出”。

是不知情的編劇寫的也就算了,可是因爲要演本人,所以劇本是跟唐田商量着完成的。

因爲東出昌大是唐田英里佳的朋友,所以把他的名字放進了臺詞裏。

時間太急太趕來不及拍別的來填了,所以第5集只能用別的節目代替,第6集不確定。

而且重點來了,渣男賤女還可能是互相出軌啊!

有媒體報道,唐田英里佳在2018年成年後有考慮過切斷這樣“越過道德的邊境跨越愛的禁區”的關係,所以找了個20多歲的帥哥演員談戀愛,想以此保持和東出昌大的距離。

但是東出不肯斷掉兩個人的關係,唐田英里佳和這位小帥哥交往了很短的時間就分開了,然後繼續和東出在一起,直到事件爆發……

日本網友可喜歡猜到底是誰了,還給做個了表試圖連連看。

不過猜了15個人猜到瀨戶康史,好像又不太對,因爲18年瀨戶康史已經不是“20幾歲”而是滿三十了。

在甩出“可能互三”這個大料的同時,《週刊文春》又爆出了疑似唐田英里佳的Instagram小號,其中有一張照片是她去吃飯,專門坐在東出昌大簽名的旁邊。

△圖上的でっくん指的是東出

各種戀愛腦小作文我就不全翻了,第一段大概是:

“爲什麼啊,爲什麼呢

明明我在積極向上,卻在都快好了的時候有了聯絡

前功盡棄,心情回到原點

雖然還沒到那個地步但我已經開始動搖了

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什麼都沒想過嗎?

不明白”

雖然真假存疑但大部分人都信了,因爲和她當初跟東出一起爲電影宣傳時所回憶的,和東出初次見面的與其畫風非常相似:

“說來有些奇怪,第一次見到東出先生的時候,因爲他先到,站在窗前背對着我,我進門時感覺周圍一片白色,他回頭的樣子在我眼裏是慢動作,我的眼裏只有他。”

噁心到我五臟六腑都在抖。

據說唐田還給東出發短信,說希望做正式的女朋友。

這個消息確實是不新鮮了,所以能看到這裏的大家都不容易。

不過我不贊同事件爆出來時大家說杏好慘的話:

父親是誰、是什麼樣子,又不是她能選擇的,不過看一個男人走眼了,現在主動權在自己手裏,她還有大把好日子可以過。

她的態度也一如我們所想的那樣,非常堅決。

《週刊文春》去採訪的時候,說她手上的戒指已經取下來了。

這兩天報道東出昌大慘狀的新聞裏,也提到了杏對現狀的處理方式:

她還是不接東出昌大的電話,但是允許什麼都還不知道的孩子們定期和爸爸說話,因爲杏自己就是從比較復雜的家庭環境下出身的,她會考慮孩子們的未來和成長。

有報道在幫東出那邊吹風,說杏在考慮要不要複合,本來是不打算的,但覺得如果原諒的話會更有好感度,會有更多廣告代言等她去接。

還說“原來喜歡東出的可是杏呢”,“還有3個孩子呢”。

爲了避免打臉又做了個補充,說如果兩人複合的話,東出那些違約金就是家庭開支了,杏身邊的人在極力勸阻,建議她離。

結果日本網友在下面集體開懟:

“杏離不離都不影響好感度好嗎?離婚後的單親媽媽形象說不定更招人喜歡。”

“一次出軌,終身不忠,不知道東出家人那邊現在怎麼想,但是希望杏能努力和三個孩子一起幸福啊。”

這麼無視男方潑水洗地行徑,一致堅定呵護女方的評論,類似新聞裏也不多見吧?

而某些知情的媒體記者在接受採訪時則表示出了完全支持女方、站在杏的角度看問題所以更贊同離婚的態度:

體育報的記者說,現在報道的信源是杏非常親近的人物,是他們在壓東出,東出自己也知道。這樣的關係,就算重新找回平衡了也會出現問題。

另一位體育報的記者則說,本來東出出軌的理由就是和忙着操持家庭的杏生活不下去,覺得“呼吸困難”。

“如果複合了,你又要照顧杏,又要比現更努力地照顧孩子,還想去喝酒就太荒謬了,而且爭論起來也沒有任何立場餘地,這樣的家庭根本就是沒退路。”

還有圈內人士表示,6億違約金要算家庭債務的話,杏和孩子可以被算作不同的case處理。

吵吵鬧鬧但離了婚一起帶孩子的也不是沒有,木下優樹菜和藤本敏史就是這樣,不是婚姻關系了反而精神會更放鬆。

再看評論區,過萬贊的朋友們還在高喊“建議果斷離婚。”

得到了百分百的支持,同時把渣男一口氣打趴,這有什麼好慘的?

杏也不是覺得自己太慘了的性格啊~

最後用這兩天刷到的杏的新圖來做ending吧。

是《Precious》今年3月號的封面。

她要從這本雜誌“畢業”了,未來將不再擔任《Precious》的封面模特,所以這期內容也是一次帶着回顧和感謝意義的華麗告別。

通常會用到“從某雜誌畢業”這個說法的模特,多少有種“專屬”的意思在,至少和雜誌之間的合作是長期、穩定,且排他的。

像杏,從2015年10月和《Precious》合作以來,4年半里幾乎每個月的雜誌封面,都由她一人出鏡完成。

《Precious》本身是一本面向35歲以上特別是40來歲的優雅職業女性的時尚雜志,刊載的內容相對高端奢華,也有人喊它“貴婦雜”。

在杏之前,《Precious》的封面模特一直是小雪,雙方從創刊就攜手,合作持續了11年。

而杏在拍《Precious》之前的2015年3月,又纔剛從《25ans》雜畢業。

當時她的紀錄是做了34回《25ans》家封面模特。

《25ans》定位是20代後半段到30多歲的富家女,曾經被人叫做“千金雜誌”。

杏“畢業”之後,《25ans》那邊接替她的是水原希子,還一度引起過爭議。

至於水原希子之前給哪家拍片,就無需再科普了吧?

所以從一家時尚雜志“畢業”,不代表沒有相關工作,有可能是因爲年紀見長、風格變化而找到了新的切入點而已。

又正如這次杏要離開時,《Precious》所說,是要“開啓人生新篇章”了。